#十年#

这是我们的第十年。

沈湮微笑着点燃了第一根蜡烛。

愿我能胜我所胜,败我所败。

窗户被狂风猛地刮开重击在墙上,震荡出尖锐的利声,白尘扬扬洒洒溢了满屋。

她轻轻关好窗户,仔细的锁好窗扣,缓慢地点燃了第二根蜡烛。

愿我能的我所得,失我所失。

第三簇火焰忽地窜起。

愿我能痴我所痴,怨我所怨。

第四根蜡烛的烛泪摇摇晃晃。

愿我能护我所护,杀我所杀。

第五根。

愿我能继续胜我所胜的你,败我所败的你。

第六根。

愿我能继续得我所得的你,失我所失的你。

第七根。

愿我能继续痴我所痴的你,怨我所怨的你。

第八根。

愿我能继续护我所护的你,杀我所杀的你。

第九根。

愿我能继续...

#旧照片#

“你看,这就是我小时候的样子。”

画面中的女孩笑容甜美,嘴角还有两个小小的梨涡。

“相由心生这话说的真是好。小时候我乖巧懂事天真善良,成绩好还喜欢唱歌喜欢笑,纯洁得像一张白纸,因而也长得特别精致可爱,就像是那种,嗯,小公主。”

白礼用手在空中缓慢地绕了一圈。

“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心里起了些邪念。从此以后便越长越歪,最终成为了现在这样。”

她微笑,五官浸没在浓重的阴影里,化不开。

“你不会不要我吧?”

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。”

白礼歪了歪头,似在等待什么。

“你真好。”

她苍白阴丽的面容透出一丝血色。

白礼浸满爱意的眼神温柔地凝视着怀中的匣子,又轻轻低下头眷恋地看着...

#时间#

“你老了。”女人轻声开口。

“是啊。”身着军装的男人眉目中溢满疲惫,眼角纹路深刻,随着面部肌肉的耸动如同蜿蜒的蛇。

他默默打量起女人的容颜。

二十年了。

她的眸中未曾有苍老。

“你丝毫未变啊。”他神情有些复杂。

女人露出稚童般狡黠的笑来,眼睛染上点不易察觉的得意。“我是时间啊。”像个同他人炫耀自己宝贝的小孩子。

女人笑起来真好看。

像是清晨点亮森林的第一抹光。

他又摇头轻笑,不理会女人的暗示。

“下次不要来了。”

女人眸中晕开茫然,她抬手揉揉眼睛,注视着他的脸颊。

他眸中一片清明。

女人好似明白了什么。

“你不要我啦?”她眼睛都快红了。

“你不要我啦。”她的表情越...

© 苏生念 | Powered by LOFTER